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经典散文

石头河的故事

时间:2022-07-14   浏览:0次

挣扎了一天的夕阳,终于落下去了,连最后的那抹红霞也没有留住。干涸的河道里,除了砂石,还是砂石,连吹过来的风也没有一丝凉气。她依然站石头河畔,稀疏的白发在风里凌乱的飘着,似乎想离开她的身体,去挽留那西坠的夕阳。充满期籍的眼睛看着远方,也许是看的太久,也许是风把砂吹进了眼里,两行泪水顺着她脸颊流下。

又一天过去了,她看看身旁的两座坟茔,嘴里嗫嚅着:"老头子,你父子俩歇着吧,我也要回去了"。

石头河是渭河的一条支流,除了夏季突发洪水之外,其余时间都是干涸的,是个连蛤蟆都懒得叫的地方。除了河道里砂卵石外,它的独特之处在于,别的大江大河都是自西流向东,而它却是自东流向西,几十公里后,像个顽皮的儿童,潇洒的一个回转,又自西流向东,奔渭河而去。在河流转弯的地方有一个村子,因河势而取名叫河绕村。村子东西走向,她家就在临河的东边第一家。村子有百十户人家,她丈夫当年是村长。1973年,还很年轻的小两口白天劳作,晚上逗着三岁的儿子嬉闹。听着儿子叫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,看着儿子在炕上跑来跑去,一天的劳累也随着笑声飘走了。这天夜里,夫妻俩哄闹腾了半天的儿子睡着,她拿着蒲扇,看着小家伙甜甜的睡相,给儿子扇会,给旁边的丈夫扇会。说

"快睡吧,劳累了一天,明天还要下地。河东的玉米都旱的拧绳了,也不知道啥时候能下点雨"。丈夫疲惫的说:"下午看东北天阴的很重,电闪雷鸣的,估计那边下雨了。那边下雨了,下一个就该轮到咱这了吧。别扇了,你也睡吧"。丈夫沉沉的睡去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传来阵阵异响,一个久违的声音。她第一反应就是河里发洪水了,急忙推醒熟睡的丈夫,紧张而急促的喊着"发水了,发水了"。丈夫一下坐起来,条件反射的跳下土炕,喊着"快跑,快跑。"她说"快去看看水大小,跑啥"。 他清醒过来,拿起手电筒,奔向河堤。

由于上游突降暴雨,形成较强洪水,如脱缰的猛兽,嘶吼着,扑咬着,向下游奔来,远远的就让人感到恐惧。丈夫的头皮也不由的发紧,微弱的手电光,伴随着急促的呼吸,随着奔跑的身子一上一下的跳跃着。站在河堤上,他已经能感觉脚下的河堤在颤抖,洪水冲刷着,咆哮着,不远处传来沉闷的“噗通”、“噗通”声响,常年不见水的堤防已经开始垮塌了。"不好了,要出事"。他返身往回跑,边跑边喊"发水了,发水了,快跑啊"!

她第一个听到丈夫凄厉的喊声,快速的跑出门,大声地问"咋了?咋了?"。

"快叫大家起来,河堤要垮了。"

“你叫咱这边的,我去叫前巷的人”,丈夫一边跑着,一边指挥着她。

她没有犹豫的时间,急忙的去敲隔壁的门,“婶子,婶子,快起来,河里发水了,河堤要跨了,快跑。”她一家一家的砸门,大喊,回头往东看去,一道白色水光已经快进村子了。村子里也乱了起来,很多村民也跑出屋子,呼喊声、小孩哭声,乱作一团。

水已经进村了。

“快往村西高埝上跑”有人大声的喊着。

人们涌向了村西的高埝。她也被人流裹挟着,到了西边的高埝。

村子的水已经半墙高了。

“我的孩子”突然人群里发出了一个女人的哭喊。她看着村民都安全了,才猛然想起,儿子还在炕上。她疯了一般拨开人群,向村子里冲去。还没跑两步,就被一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,她一边喊“我的孩子还在里面”,一边回头看拉她的人,是她的丈夫。丈夫把她推回人群,快速的向自己家的方向趟水过去了。大家焦虑的看着丈夫身影消失在夜色中。水越来越大了,不断有房屋倒塌的声音传来。

很久,丈夫依然没有回来。村里的几个小伙子要下水去找,她急忙拦住,“都别去,水太大了,他一会就会回来。”

他再也没回来。洪水退去,大家找到了父子两个的尸体,紧紧的抱在一起。

石头河畔多了两座新坟。他被评为抗洪抢险烈士。她站在坟前,抚摸着证书,含着泪说“在那边把娃看好”。

每天午后,都能看见她在坟前,有时候坐在坟前,有时候靠着坟堆,也许她依旧能感觉到丈夫的体温,依旧能看见儿子的笑脸……

佝偻的身影渐渐溶于夜色中,河畔的树叶沙沙作响,石头河静谧的夜来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南昌看癫痫病去哪个医院
癫痫病患者择偶结婚有哪些情况要注重
郑州有看癫痫的好医院吗
相关阅读
初中生描写武汉名胜古迹的作文《秋游古琴台》
· 初中生描写武汉名胜古迹的作文《秋游古琴台》

《秋游古琴台》是一篇初中生的作文,作者以游览顺序为线索,准确地写出武汉名胜古琴台的位置、结构、景物及传说,观察细致,描述也比较生动,使...